用户注册 |  用户登陆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教科资讯 > 两岸四地 >
新中产复仇记:红黄蓝股价腰斩
时间:2017-12-02 09:51  来源:未知  点击:
红黄蓝股价波动躲过一天之后,11月24日盘前遭到重挫。开盘前其股价一度接近腰斩
 

【AI财经社原创,《财经天下》周刊出品】
文 | 刘潇然 石万佳 编辑 | 鹿鸣
 
 
11月24日傍晚,红黄蓝幼儿园在北京爆发的虐童事件,影响终于传递到美国资本市场。
因为感恩节休假的原因,刚刚在美股上市的中国学前教育公司红黄蓝教育(NYSE:RYB),其股价波动在躲过一天之后,11月24日盘前遭到重挫。开盘前,红黄蓝的股价一度暴跌超过40%。
这是红黄蓝挂牌的第二个月,2017年8月30日,红黄蓝教育机构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申请文件。当地时间9月27日,随着钟声敲响,红黄蓝正式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独立完成IPO的学前教育企业。
在昨天之前,红黄蓝曾经是一个成功故事。这家公司的故事得到了美国市场的认可,截至11月22日收盘,股价为26.71美元,较发行价涨幅超过44%。联合创始人曹赤民和史燕来,也跻身成功人士行列。
在事件爆发后,我们发现,财富和成功光圈,掩盖了红黄蓝原本不该被忽略的阴影。例如,此次虐童事件并非偶然,在此之前,红黄蓝就屡次被爆出虐童事件。
此外,红黄蓝多次强调自己对教师的高要求,并且将高质量的幼师团队作为自己的优势之一。但Ai财经社在BOSS直聘网站上注意到,红黄蓝机构目前在招聘幼师,绝大多数相关岗位薪资在3000~5000元,除学历要求为“大专”,其余要求很少,只有不到20%的幼教岗位硬性要求应聘者具备资格证。
 
从娱乐设施起家,获得徐小平包凡青睐
招股书显示,红黄蓝教育是一家VIE架构的公司,国内主体为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上市主体为注册在开曼群岛的RYB Education, Inc(Cayman Islands)。上市后,该公司董事长曹赤民持股比例为23.6%,总裁史燕来为13.5%。
二人正是红黄蓝的两位联合创始人,曹赤民现年54岁,史燕来46岁。
曹赤民的经历颇为传奇。据此前媒体报道,1979年他考入西安二炮工程学院,1993年转业后选择下海,1995年曹赤民获得授权,将“翻斗乐”游乐项目引入北京,并在次年在北京成立了内地第一家“翻斗乐”大型室内游乐场。这给曹赤民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据史燕来自述,她是2000级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毕业生,“父母都是普通人,在研究所做研究,但他们身上有很多特质,从小对我影响很深。比如,我的父亲文采非常好,他可以不用稿子,从早上到晚上谈一个话题”。据此前媒体报道,早在“翻斗乐”项目引入时,史燕来和曹赤民已经开始合作。
 
2017年9月红黄蓝教育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视觉中国
开在中国科技馆的北京第一家翻斗乐儿童城,在那个儿童室内娱乐设施还十分匮乏的年代,很快吸引了家长和孩子的注意力。在回忆自己的创业故事时,史燕来在一次采访中称,在运营翻斗乐的过程中,史燕来感觉到国内0到3岁婴幼儿早教选择的匮乏。不安于翻斗乐的她决定试水该领域。
这与曹赤民的想法不谋而合。1998年,两人合伙成立了第一家红黄蓝亲子园,并研发了早教课程,提供0到3岁的孩子使用。5年后,第一家红黄蓝幼儿园也在北京成立。
2004年,红黄蓝获得Hagerty公司、包凡、徐小平、胡文等天使投资人投资;2008年9月, A轮融资获美国艾威基金投资;2011年11月宣布完成B轮共2000万美元融资,投资机构为纪源资本、银瑞达亚洲、和通集团。其中纪源资本为领投机构,出资1200万美元。
2015年,红黄蓝宣称获得Ascendent Rainbow(上达资本)投资。据红黄蓝招股书显示,从机构主体来看,Ascendent Rainbow持股比例为47.1%,是第二大股东;该部分股份全部由其创始合伙人孟亮持有,而孟亮作为董事会成员之一,从个人主体来看,持股数量排名第三,红黄蓝的两位创始人曹赤民和史燕来分别持股29.2%和64.2%。
 
去年收入破1亿,营收靠直营
2017年9月27日,红黄蓝登陆纽交所当日,定价18.5美元,开盘大涨30%报价24.12美元,收盘报25.9美元。此后一直在23美元到32美元之间波动。
 
除了中国学前教育第一股,发展速度是红黄蓝另一个获得资本认可的因素。从上图可以看到,在2014年,红黄蓝直营幼儿园数量已经达到50家,学生规模超过1万人,这个数字在今年上半年几乎翻倍。
根据红黄蓝9月底更新的招股书,截至2017年上半年,红黄蓝在130个城镇共有80家直营幼儿园及175家加盟幼儿园,还有288家特许经营幼儿园尚未开始招生。其中,直营幼儿园共有学生20463人,教师规模达2942人,另外还在全国307个城市设有853家亲子园。
红黄蓝在招股书中写道,按2016年全年总收入计算,其是中国最大的幼儿教育服务提供商。
 
2016年红黄蓝净收入超过1亿美元,其中绝大部分是直营幼儿园及亲子园的学费收入,这一比例在2014-2017三年中一直稳定在70%以上。
据了解,红黄蓝在北京有40多家幼儿园,中高档园所的收费要略高于北京市同类民办幼儿园平均每月5000元的标准,一般园所也要略高于每月3000元的平均值。即便是在地级市,其平均收费标准也是每人每月1800元,高于一般民办幼儿园的收费水平。
据报道,红黄蓝在辽宁大连的一家普惠幼儿园的收费标准为每人每月800元,而该品牌在当地另外一家中高端幼儿园的收费标准则为每月3500元。
而来自加盟幼儿园的加盟费、教育商品销售费等收入,占比在15%左右。
据红黄蓝四川地区负责人透露,目前在四川成都青白江的早教加盟费为37万元,每年7万管理费、履约合同保证金10万、教具商品款19.8万。另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红黄蓝招商员工提供的加盟资料显示,其四类城市(即地级市)的加盟费为80万元,且每年都会上调,其中仅特许连锁费一项就达45万元;省会城市或者一线城市的加盟费更贵。之后,加盟商每年还要缴纳至少7万元的品牌使用费。
也就是说,红黄蓝最大的收入来源是直营幼儿园,但从图1可以看出,红黄蓝加盟幼儿园的占例却在逐渐升高,从2014年的57%升至2017年的69%。
在招股书中,红黄蓝并没有详细列出直营幼儿园和加盟幼儿园各自的利润率,只提到一句,大多数成熟的幼儿园的毛利率通常在20-40%左右,有些甚至更高,而一个幼儿园要达到“成熟”,大概需要4年的时间。
不过,随着加盟幼儿园比例的增加,红黄蓝的净利润也逐年提升,并在2016年大幅扭亏为盈,从2015年的净亏损129.6万美元到2016年的盈利588.7万美元。今年上半年,红黄蓝录得净利润494.8万美元,同比增长22%。
另外,红黄蓝的经营成本的变化中也可以看到加盟幼儿园的作用。员工工资、租金、食品、运营等费用在2014年占到收入的95%,但此后逐年下降,今年上半年为84%。
这与早教行业的市场需求不无关系。截至2016年底,中国有超过27.7万家幼儿园,私立幼儿园约14.7万个,入学人数超过4410万人。截至2016年12月31日,只有约75.1%的学龄前人口在幼儿园就读,其中约41.5%上了私立幼儿园,其余33.6%上了公立幼儿园。
 
招幼教八成不要求资格证
在招股书中,红黄蓝多次强调自己对教师的高要求,并且将高质量的幼师团队作为自己的优势之一。然而,在此之前,红黄蓝已经多次被爆出虐童事件。
2017年4月,北京大红门红黄蓝幼儿园被曝出现虐童事件,三名涉事教师两名无从业资格证,最小的涉事老师仅17岁,涉事家长选择了报警。
红黄蓝招股书中也提到了这一案例,但仅仅轻描淡写地描述为“一段涉嫌刻画我们当时直属的幼稚园教师行为不当的影片于二零一七年四月在网上发布,很快导致广泛传播,并对我们的营运造成负面的宣传,损害了我们的品牌。”
在更早之前的2015年11月末,有10多名在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就读的孩子身上发现大量疑似被针扎的伤痕,四名教师多次用缝纫针等工具将多名儿童身体多处扎伤,作案工具包括铁针、竹制夹子、螺丝钉和钢钉两个。四名被告人后被判刑两年六个月至两年十个月。
红黄蓝在招股书中解释称:我们的业务依赖于我们招聘,培训和保留专职合格的教师和管理人员的能力。合格教师短缺或教师服务质素下降(无论是实际或感知的情况)或幼稚园教师的平均薪酬大幅增加,均会对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及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操作。另外,但我们不能保证我们的老师会始终遵守我们的服务手册和标准。如果我们的老师有任何不当行为或表现不佳,将会损害我们的声誉,潜在的经营业绩和财务表现。
在这一部分,红黄蓝还提到,“我们从北京获得了很大一部分收入,我们预计我们在北京的业务将继续占我们收入的很大一部分。任何对北京业务产生负面影响的事件都可能对我们的整体业务和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Ai财经社在BOSS直聘网站上注意到,红黄蓝机构目前在招聘幼师,绝大多数相关岗位薪资在3000~5000元,除学历要求为“大专”,其余要求很少。在BOSS直聘网站上,红黄蓝集团发布了63个在招的幼教职位,其中明确要求必须有教师资格证的有12个,约占总岗位数量的19%,没有硬性要求的所占比重超过了八成。
Ai财经社看到,在58同城上的幼教相关岗位有41个,智联招聘上有24个,发布时间自2017年初到年末都有。其中58同城上还有这两个平台上,红黄蓝对岗位需求的描述相对细致严格,多数要求资格证及相关专业,薪资在3000~5000元。
被舆论放置到放大镜下,不难发现,红黄蓝的故事和承诺,并没有此前面向投资者和公众时所展现的那么坚实。就算在幼儿教育这个敏感的行业,这些疑点也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
每个月多花几千块钱,就会有一群“天使”来照顾你的孩子,可能只是新中产们梦想中的童话故事。
 
刘潇然
AI财经社文创记者
 
上一篇:一个叫“吴清友”的人走了   下一篇:高材生被白岩松在央视点名!河北海归女硕士不找工作竟回农村干这事!